宜宾晚报数字报纸

2017年6月22星期四
总编辑:庄剑

值班副总编辑:周少强 王为 江文

宜宾晚报宜宾文化·古韵 朱德在宜宾的七年

按日期检索

12 2012
3
4

宜宾晚报

电子报刊阅读器
放大 缩小 默认

塘坝,丝路往南(三)

塘坝食宿

□ 凌受勋

塘坝的兴衰,系于商道。商道上有马帮和客商过,塘坝就兴盛,马帮和客商绝迹,塘坝就衰落。为了搞清楚塘坝民国时期的的商务情况,我在场上找到几个熟悉情况者,俱为80岁以上男性老人,他们是陈义贵,92岁,住塘坝下场鱼井;丁基书,81岁,住塘坝上场;陈国富,93岁,住塘坝上场猪市坝;李元方,93岁,住猪市坝塘坝河对岸纸坊。这些老人中除陈国富已重病卧床外,其余身体状况尚好,丁基书在经营水果摊子,李元方在手编篾货。他们向我讲述了民国时期塘坝场镇食宿店铺的情况。

那时,塘坝场镇两边小青瓦木屋门面开了店子300多家,挂了“丰乐汇源”“茂源商铺”“添金六成行”“日日顺”“承德继源”“真留平一”之类招牌的大多是年辰久远的中药店、杂货店、斗行之类,生意一般。在塘坝,生意兴隆的还是食、宿店。

老人们讲述,当年塘坝的马店有3家,“魏世瀛”马店,在塘坝下场口;“杨应昌”马店开在在乡公所对门,老板杨应昌是个神枪手,在川滇道上非常有名。“带个婆娘是安南(越南)人,姓孔,戏班子上出来的,啥子戏都会唱,无论滇戏、川戏,还是越剧都能唱”;“尹树才”马店,开在乡公所旁。3家马店分别可栓50多匹马。

栈房则有4家,上场口“义和”栈,老板王义和;上场“周绍银”栈,老板娘叫梁义珍,后来搬到筠连去了;上场“梦云”栈,老板姚梦云,多高多‘董’(大)一个大汉,从隆昌来塘坝做生意的;下场“志和栈”,老板何志文。

当年塘坝的食店多是综合性的。老人们说,塘坝的面馆才多哟,有二十几家。自己做鸡蛋面,将鸡蛋现打来混合在灰面(面粉)里,用擀面棒来擀,现擀现切现下锅,好吃得很!“黄青红”“李崇武”“周云章”等3家最闹热,马锅头在盐津就向手下许了愿,到塘坝要招待大家吃那家馆子的面。悬赏出来,马夫的脚板都要翻得快些。塘坝的面馆就是茶馆,也兼酒店。无论何时,进店即能喝茶、饮酒、吃面。同时柜台上还随时准备有辣萝卜丝、沙胡豆、椒盐花生、卤猪耳朵之类。顾客可得酒醉饭(面)饱。到了晚上,“黄青红”等几家大茶馆办起了玩友座唱的场合,唱起了川剧,开始了票友们的自娱自乐,则又是一番气象。

当然,塘坝的红锅饭店还有七、八家,炒菜蒸菜烧酒一应俱全,还有大甑子干饭帽儿头,但那就不是“磨骨头养肠子”的力夫们随意肯去的地方了。场上还有十来家粑粑店,一般各色粑粑都在卖。其中尹梦云专门卖猪儿粑,王仲富专门卖黄粑,过了这个村,就没得这个店了,云南客人喜欢买点来带到路上吃。那年辰,塘坝还有一二十家烟馆,供烟民们吞云吐雾。

当时普陀岩下叫花洞里蜷缩着的二十几个叫花子,就靠食店的残汤剩水苟延残喘。一般过了正午以后,他们就从两河口木桥,从塘坝河东岸到了西岸,再从纸坊的木桥上过河,来到猪市坝,进入塘坝街,分散到那些食店里乞食。

放大 缩小 默认
关于我们 |
在线订报
| 在线投稿
主办单位:宜宾晚报报社
备案号:川新备06--120010